浙江孚嘉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申通借壳引发的“桐庐帮”暗战

2016-3-22 16: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20| 评论: 0

摘要: 桐庐人创建了中国快递行业前八大快递公司中的六家,这些同是桐庐人的快递老板之间却因为种种缘故并不太亲近,反倒互相攀比着争战。什么原因促使这些快递公司争抢上市融资?这场资本市场的角逐背后又有什么鲜为人知的 ...

桐庐人创建了中国快递行业前八大快递公司中的六家,这些同是桐庐人的快递老板之间却因为种种缘故并不太亲近,反倒互相攀比着争战。什么原因促使这些快递公司争抢上市融资?这场资本市场的角逐背后又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内幕?

2016年或会成为中国快递行业的一个分水岭。

申通、圆通、顺丰、中通、全峰、德邦……行业里最主要几家快递公司都打算在这一年上市,其中两个业务量最大的公司很快会借壳成功。

有意思的是,其实这些快递公司原本没打算这么快上市,却被诸多因素推动着加速这一进程,而且在申通率先捅破这层纸后,各家的上市步伐都变得争先恐后起来,就连三年前宣称不设上市时间表的顺丰也绷不住高冷姿态加入角逐。

未能赶上今年上市的百世汇通、韵达快递、天天快递等则忙不迭宣布或曲径放出融资消息,似乎亦不甘落后。

什么原因促使这些快递公司争抢上市融资?这场资本市场的角逐背后又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内幕?

申通借壳引爆上市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可靠消息人士处获悉,3月底圆通速递借壳上市的方案将会公开,届时圆通登陆资本市场的时间便会正式进入相关程序,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后圆通就将亮相资本市场。

今年1月16日大连大杨创世公布与圆通速运已就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事宜初步达成一致,将现有业务、资产、负债、人员等全部置出,转而置入圆通速递资产,从而完成圆通换壳上市的目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虽然三年前圆通就已在筹备上市,但其一直以来的目标是在主板IPO,而非借壳上市。之所以仓促改变,不能不说是受了劲敌申通快递的刺激。

2015年12月2日,主营“阀门”与“管件”的艾迪西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时,披露了正在与申通洽谈借壳事宜。

十余天后,更多细节披露出来,艾迪西12月13日晚间发布公告,拟置出全部资产、负债,同时置入申通快递100%股权,作价169亿元、溢价率为755.45%,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48亿元。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后,德殷控股成为公司控股股东,陈德军、陈小英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申通快递借壳上市,有望成为快递第一股”的消息瞬间燃爆了整个快递圈。一时间对众快递公司都是一场巨大的心理冲击。

有快递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虽然各家都在准备上市,且已经准备好几年,但是其实都还没准备好这么快上市。不少公司的计划里,上市时间表主要集中于2016年中到2018年之间。

就连申通快递内部不少人也没料到上市时间会进展得如此之快。接近申通快递的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实际上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重返申通总部掌舵,并进行股权架构改革不过一年时间,有几个重要区域的分公司股权收购并不顺利。考虑到上市公司内部严禁同业竞争,这些“刺头”区域若未能归于申通总部控制下,则会在未来形成同业竞争,这些问题在IPO过程中就会被提出来要求解决,否则很难通过会审。

正是出于如此考虑,在2015年12月前,几乎很少人能料到申通会这么快启动上市准备,而且是以放弃IPO的方式借壳完成上市目标。

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向记者分析道,申通之所以选择借壳上市,有几种考量,其内部整合推动不顺的情况下,上市后的品牌效应可以加强申通现有股东和加盟商的荣誉感和归属感,而且上市所要求的规范性可以倒逼这个家族式企业进行现代企业制度改革,另外,对重要区域的持续收购也可以增厚未来上市公司的盈利,上市公司对资产的收购亦有规范……诸多好处让陈德军选择先上市后整合的路径。

陈德军与申通此举却让众多快递公司老板急了。除了圆通立即宣布借壳上市外,2月18日,顺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上市辅导公告,拟在国内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目前正在接受中信证券、招商证券、华泰联合证券的上市辅导。按照顺丰的行业地位、资产规模与盈利状况,以及雄厚的央企股东资源,料上市计划会推进得异常迅速,不排除2016年年内上市的可能。

此外中通快递打算在美股上市。全峰快递早就准备好今年上半年登陆新三板。排在今年上市队伍中的,还有去年就提交了IPO计划,迟迟未能过审的德邦快递。若市场回暖的话,德邦IPO很可能会在今年成功进行。

就算未能在今年排队上市的快递公司,也明里暗里披露了各自的融资进展,向外界传递“不缺钱”和“快上市”的印象。

2月25日,天天快递有限公司在杭州宣布完成A轮融资,金额不少于6亿元人民币,主投方为中金前海发展(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天天快递董事长张鸿涛表示计划在今明两年内上市,并视发展需要决定是否在上市前进行B轮融资。

2月28日,上海韵达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宣布,与复星集团、中国平安、招商银行、东方富海、云晖投资等金融与投资机构达成战略合作。

与此同时,业内盛传百世汇通近期完成了第六轮融资,融资规模高达7亿美元,据称这也是百世汇通上市前最后一次融资,据此推断其上市计划或不久之后或将公开。

可以说,申通的上市计划,提前引爆了中国快递市场排名前八的快递公司资本狂欢。

为何是2016年?

或许多年之后,回顾中国快递发展史时,人们会忍不住好奇:“为何八强都集中在2016年上市?”2016年,怎么会成为这么一个特殊时期?

这不得不回顾一下2015年底快递行业所迎来的发展契机。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批,国务院出台的第一部全面指导快递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正式明确快递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产业定位和功能作用,将快递业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该《意见》描绘了快递业到2020年的发展蓝图:快递年业务量、业务收入分别达到500亿件、8000亿元,快递市场规模稳居世界首位,基本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通快递;快递企业自主航空运输能力大幅提升;年均新增就业岗位约20万个,全年支撑网络零售交易额突破10万亿元,日均服务用户2.7亿人次以上,有效降低商品流通成本等等。

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意见》无疑会为快递行业带来极大的发展机会,各大快递公司也是希望趁着政策的高度关注,抢先上市,获取更多的资源好做后续布局。

徐勇认为,这项国家政策勾勒了8000亿元的快递市场,同时有政策扶持快递公司走向国际化以及下沉村镇网点,这些消息对于拟上市的快递公司来说都是巨大的利好,而2016年正是这一《意见》政策的实施年,赶在这一年上市可以获得资本市场更高的认可,溢价也可能会比较理想。

徐勇同时指出,快递行业经历二十几年的发展,如今出现微利化、无利化、亏损化的“三化”现象,若后续发展还要走向国际化,购置飞机和布置乡镇下沉网点还需要巨大的投入,而且在这种格局下,像四通一达一样的加盟为主的快递公司未来急需加大总部控制力,拥有控股权,“控股就需要大量资金,这也是原因之一。”

而在菜鸟网络CEO童文红看来,几家大的快递公司都到了服务升级转型的时候,转型过程需要花很多钱,需要资本。这是各大快递公司积极上市的最主要原因。

此外,上市也是为了“去家族化”,徐勇表示民营快递公司由于历史原因发展成为一个个家族企业,鲜有真正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走向国际市场必须要规范,国外认同上市公司的规范性,让国内快递公司不得不选择上市,以期减少未来在国际市场拓展中的麻烦,这也是种市场倒逼。

事实上还有一个客观现实原因,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指出,中国快递市场的增速料会放缓,2015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增幅只有48%,结束了2011年起连续4年超过50%的强劲增幅,而整个快递市场2016年快递业务量增速还会降至34%。

因而在杨达卿看来,国内民营快递市场的竞争目前不是纵向比自己,而是横向比对手。快递市场已经从过去满地是金的平地狂奔,走上微利经营的缓步走钢丝绳。通达系企业过去都拿自家小平衡杆小碎步向前走,但是随着中通引资红杉,圆通在2015引资阿里系资本,申通和圆通先后借壳上市之后,当竞争对手的平衡杆越来越长,没拿到的或拿得少的企业心理失衡,这种失衡在增速放缓的预期下似乎演变成整个民营快递军团普遍的资本恐慌。

这也就解释了申通宣布借壳上市之事为何会引爆整个行业频发资本动作。徐勇亦认为,很多上市和融资计划是为了安抚加盟商或投资人。

背后的暗战

在旁观者看来,这种仓促的引资举动有可能给行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童文红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便坦言担心众大佬拘泥于面子上的问题对上市争先恐后,对规模第一的执念反倒失去对企业内部数据化和运营效率的追求初衷。

“他们都在争着上市,如果今天几家民营公司快递老板能放下面子,放下份额第一的追求,而专注于怎么把内部数据化,效率运营做起来,那才有未来和希望。”童文红表示。

童文红所指出的这一点,其实正是各大快递公司的痛点。过去几年,各大快递公司为了争抢市场份额持续开打价格战,尽管业务量迅速上去了,但是营业收入却是远远跟不上业务量的增幅,众多快递公司被拖进亏损和微利的泥潭。这当中,尤其以申通、圆通和中通快递三家最为典型,三家公司为了争夺业务量第一和市场规模第一在去年拼杀得极为厉害,快递业曾多次希望共同涨价,因为三家公司不愿放松市场份额的争夺而一再作罢。

快递大佬们要争第一,有一部分原因恐怕是出于同是桐庐人的意气之争。可以说整个中国快递版图,半壁江山是桐庐人打下的。

1993年,桐庐夏塘村的聂腾飞在杭州一家印染厂工作时发现一条商机,当时进出口贸易火爆,杭州很多贸易公司的报关单需要送到上海,为了不耽误货物出关,通常报关单第二天就必须送到上海,可那时候的邮政最少需要三天时间。聂腾飞遂萌生了帮贸易公司跑腿的想法。他与工友詹际盛一商量,两人遂从工厂辞工成立申通快递。聂腾飞任总经理,和詹际盛分驻杭州、上海。

一年后,两位创始伙伴因故分手,詹际盛离开申通创办了天天快递,聂腾飞则安排妻子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接替詹际盛的上海业务。陈小英和陈德军是桐庐夏塘村不远处的子胥村人。

随着快递业务日渐红火,人手严重不足,聂腾飞把越来越多桐庐老乡拉进来一起做这个事业,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弟弟聂腾云,后者进入申通后负责慈溪分公司。1998年,聂腾飞意外出车祸去世。申通被陈小英兄妹接手,聂腾云离开了申通,于1999年成立韵达快递。

被申通带动进入快递行业的桐庐人还有很多,比如桐庐老乡张小娟曾担任申通的财务,而她另一个知名的身份是圆通快递董事长喻渭蛟的老婆。正是有过这段快递行业的财务从业经历,清楚里面的利润空间,张小娟后来劝喻渭蛟转行做快递,并于2000年成立了圆通速递。

两年后的2002年,同是桐庐老乡的赖梅松成立了中通快递,跟其合作的秦学兵此前曾是申通快递分公司经理。

2005年,桐庐县印渚老坞村的徐建荣受同乡之托接手汇通快运,注资打造该快递网络,2010年11月,杭州百世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收购“汇通快运”,随后更名为“百世汇通”,如今百世汇通也成了行业排名前八位的快递公司。

如上所述,桐庐人创建了中国快递行业前八大快递公司中的六家,这些同是桐庐人的快递老板之间却因为种种缘故并不太亲近,反倒互相攀比着争战。如圆通速递去年便一再宣称自己的业务量已经超过申通快递,在申通宣布借壳上市之后不到一个月,圆通亦迅速找到自己的借壳对象,似乎并不想将“快递第一股”拱手相让。

不过杨达卿认为,各家公司抢着上市应该不是面子因素,或存在心理战和生态战两大因素。一方面快递企业在普遍微利经营和高度同质化经营下,稍有危机感的民营快递掌印人都绷紧了神经,担心落伍后难以突围。另外,快递竞争背后的产业生态战愈加凸显,菜鸟+通达系等营造的商业生态圈和顺丰+央企财团等营造的商业生态圈,形成资本弹药的持续竞赛,需要各自使出浑身解数。

徐勇也认为,对于绝大多数快递公司来说,在转型难的情况下有利有弊,而对于快递大企业来说甚至利大于弊。一方面快递企业需要规范化,另一个方面需要资金,资本是各项要素中的核心,他认为未来快递行业将进入“五机一柜二车时代”(自动化分拣机、装卸伸缩机、安检机、全货机、电子运单打印机、快递智能自助柜、电动汽车和电动三轮车),所以需要大量资金,因而快递业深层次的竞争实际上就是资本实力的竞争,有钱可以吸引人才、买装备,创新。上市无疑是融资成本最低的一个途径,亦可迅速拉开非上市公司的差距。

杨达卿提醒道,部分民营快递企业借壳背后,有些是带伤上市,带着内部治理的硬伤。或许这些企业寻求通过资本外力刮骨疗毒,走向现代企业治理等,但如果尺度把握不好,自身调整不力,上市带给快递创始人的,不是一次甩包袱套利的机会,就是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痛苦蜕变。“大数据环境下,产业生态战愈加凸显,不具备数据支持和订单难以为继,目前民营快递竞争格局下,要么从股市等渠道圈更多的钱,持续打资本战;要么寻求加入财团体系,不必上市,但借助财团生态系统,难以维系长久发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联系我们|登录|浙江孚嘉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GMT+8, 2017-10-24 10:13 , Processed in 0.079625 second(s), 14 queries .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文一西路522号西溪科创园1幢3单元    电话:0571-85152185 

Copyright © 2002-2016